2011年7月的一个梦

梦见去东师古村附近的一个挺大的村镇,坐大巴到的,住在村中一座普通旅店,人不少,村子中央有一座月牙形的大湖,挺热闹。我在附近转了一天,部分村民有警惕性。晚上去村长家聊天,拉拉家常,有意无意就说到陈光诚,试图对村长教育感化,村长认为我说得对,但现状不可能改变,我一直在苦口婆心地说,直至深夜最后一个出来,回京大巴已无。
那天还有另一帮人也带着同样的目的去了,5、6个人,第二天听说那一拨人夜里被围堵并遭殴打。

瞎子逃出来五年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应该是自由忙碌吧,不知道会不会想到曾经有个陌生人做过这样一个和他有关的有些历史意义的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