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7年5月

2011年7月的一个梦

梦见去东师古村附近的一个挺大的村镇,坐大巴到的,住在村中一座普通旅店,人不少,村子中央有一座月牙形的大湖,挺热闹。我在附近转了一天,部分村民有警惕性。晚上去村长家聊天,拉拉家常,有意无意就说到陈光诚,试图对村长教育感化,村长认为我说得对,但现状不可能改变,我一直在苦口婆心地说,直至深夜最后一个出来,回京大巴已无。
那天还有另一帮人也带着同样的目的去了,5、6个人,第二天听说那一拨人夜里被围堵并遭殴打。

瞎子逃出来五年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应该是自由忙碌吧,不知道会不会想到曾经有个陌生人做过这样一个和他有关的有些历史意义的梦。

UPDATE

因为错过了续费日期,我的服务器供应商终止了服务合约,我之前的所有Blog内容被删除,且无法恢复,也就是说,从2003年9月开始书写的近2000篇日志从此消失了,近14年的一部分自我思想遗存消失了。这种感觉很奇怪,它是一部分自我现实的死亡——数字版本的自我,而实体的我当然还活着,作为一个活的死者,一个死了的自己无法再清晰看到这14年间自我的部分思想,这和自己的某本相册被毁也许有些相似,但照片并不保存思想。

互联网时代的人们也许有朝一日都会体会到一种自我的数字死亡,因为人们把数字化的生活作为自我生活的真实一部分,“我”这个概念更趋于复杂化,死亡也就变得更为复杂。现在我重新开启了一个新的Blog,也无意再努力恢复之前的内容,那无异于建立起一个数字木乃伊,接受自我的一部分的死亡,并继续数字化的生活,也算一种升级吧。